Monday, January 12, 2009

日本人“汉字造词”功力高 汉语国货很少

Just came across an interest article about sources of 'modern' Chinese wordings, would like to share with anyone can read Chinese:


全球有三大国际性文化圈,即基督教文化圈、伊斯兰教文化圈和儒家文化圈。儒家的核心价值观: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、忠、孝、廉、耻、节。日本,属于儒家文化圈国家,对儒家典籍比较重视。

  在日本,用汉字造作词汇或庄重的命名,大多到中国的儒家典籍中去探源取典。体现了深厚的儒学功底和汉字造词能力。

  比如我们比较熟悉的、常常引起风波的那个“靖国神社”。其“靖国”二字,就典出我国的《春秋左传·僖公二十三年》:‘叔伯曰:“子若国何?”对曰:“吾以靖国也。”’“靖国”即安定国家、安邦治国。现在成为日本右翼分子参拜场所。这大概是美国占领军的麦克阿瑟将军故意留下这一小块空间,让战败的军国主义分子及余孽每年去“阿Q”一下。

  “靖国神社”正殿旁边还有一个展馆,展出有死者有关的事迹、物品,名叫“游就馆”。“游就 二字”语出荀子的《劝学篇》:“故君子居必择乡,游必就土。”之句。含有招唤亡魂回归故土之意。

  “物理”一词,最早典出道家典籍《冠子》,冠子(约公元前300—前220年),战国末期道家,楚国人。《冠子·王斧第九》云:“庞子曰:‘愿闻其人情物理’,所以啬万物与天地总,与神明体正之道?”

  还有,“明治维新”的“维新”一词,也是出于《诗经·大雅·文王》:“文王在上,於昭于天。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。”日本人经常提到“文明开化”时期,“文明”二字,典出《书·舜典》“睿哲文明”,“开化”,典出顾恺之《定命论》:“夫建极开化,树声殆则。”

  日本皇宫的御花园,后更名为“后乐园”,则取典于北宋范仲淹《岳阳楼记》中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之文意。

  日本的“厚生省”相当于我们的民政、卫生、劳动部门。“厚生”二字,典出《尚书·大禹谟》:“禹曰:…德惟善政,政在养民…正德、利用、厚生惟和。”意思是,端正人们的德行,方便人们的物用,丰富人们的生活,让人们生活在和谐的环境中。

  再如,日本天皇的年号,均由公卿、重臣、学者们从中华典籍选取文词,呈天皇确定,天皇幼,则由摄政定夺。这种办法在日本成为传统定制。举几个近(现)代天皇年号为例:

  江户末期孝明天皇(1846—1867在位)曾用过“文久”、“元治”、“庆应”三个年号。

  “文久”,典出《后汉书·谢该传》:“文武并用,成长久之计。”

  “元治”,典出《周易·乾·文言》:“乾元用九,天下治也。”

  “庆应”,典出《文选》汉高祖《功臣颂》:“庆云应辉,皇阶受术。”现在日本的“庆应大学”就是套用这个年号吧。

  明治(1868—1912),名睦仁,为日本第122代天皇。“明治”典出有三:《周易·说卦》:“‘离’也者明也…圣人南面而听天下,向明而治。”

  《周易·乾》:“用九…大明始治,六位时成,时成则六龙以御天。” 《孔子家语》:“长聪明,治五气,设五量,抚万民,度四方。”

  大正(1912—1925),是明治天皇的儿子嘉仁的年号。“大正”典出于《周易·革卦》:“《彖》曰:文明以说(读悦),大正以亨,其悔乃无。”

  《周易·临卦》:“彖曰:“说(悦)而顺,刚中而应,大亨以正,天之道也。” 《周易·大畜卦》:“彖曰:刚上而尚贤,能止健,大正也。”

  昭和(1926—1988)是大正天皇的儿子裕仁的年号,典出于《尚书·尧典》 :“九族既睦,平章百姓。百姓昭明,协和万邦。”

  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:“九族既睦,便章百姓,百姓昭明,合和万邦。”

  平成(1989——)当前在位天皇年号。据说是从“平成”、“修文”“正化”三个候选年号中选中的。经查,《尚书·大禹谟》有:“地平天成,六府三事允洽,万世永赖”。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有:“(舜)举八元,使布教于四方,父义、母慈、兄友、弟恭、子孝、内平外成。”寓意国内外、天地间,均和平兴旺,充满吉祥。

  日本天皇的名字,多择自我国儒家经典,近代天皇的名字均带“仁”字。《论语》“子曰:仁者,爱人。” 《尔雅》曰:“太平之人,仁也。”

  《东宫切韵》曰:“理政事而至成功,谓之仁。”

 “明治”天皇名“睦仁”。其实他既不“睦”,也不“仁”,发动甲午战争,强迫清政府订立《马关条约》,出兵占领青岛。

  “昭和”天皇名“裕仁”,取其“国裕民安”之意。其实也没“裕”起来,发动侵华战争,以失败投降告终,还挨了原子弹,人民吃尽苦头。当今在位的“平成”天皇,名“明仁”(1933—);当今皇太子名“德仁”(1960—)

  日本平民百姓的名子也同样带有某种儒文化色彩,忌讳不吉、不雅汉字。

  例如:人名中的忠、孝、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等表示伦理道德;

  良、吉、喜、嘉等表示吉庆;龟、鹤、松、千代等表示长寿;君代等表示远久;广、博、浩、洋等表示智慧。

  男子的名多表示威武、英俊、忠信等内容,目前以郎、雄、男、夫等字结尾的名较多。以排行为名也是男子名的一个特征,如太郎、一郎、次郎、三郎等。

  女子的名一般多用秀丽优雅、读音柔和的字词,如百合子、花子、纯子、春子、幸子、芳子、千惠子、秀子、友子、良子、智子等。另外,以江、代、美、枝等字结尾的名也不少。

  随着对外交流的加剧,日本取名的一些传统吉利汉字组合还要考虑“欧美”读音,比如“涌大”,本来很有气势,但与英语“You Die”(去死吧)读音相近,所以诸如此类的字被拒用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近代有不少词汇是先由日本根据中国经典造出来,又输入回中国,因为都是汉字组成,我们并没有把它们作为“外来语”,甚至有人误认为是“汉语固有词汇”,其实这是误会。例如,日常用惯的下列词汇,就是日本人首先造出来的:

  白夜、半径、饱和、保险、保障、备品、背景、编制、采光、参观、常识、场合、场所、成分、成员、承认、乘客、出口、出庭、储藏、储蓄、传染病、创作、代表、代言人、德育、登记、登载、敌视、抵抗、发明、法律、法人、法庭、反动、反对、分配、分析、封锁、否定、否决、服务、服用、、概括、概略、概念、概算、固定、固体、故障、关系、广告、广义、归纳、化石、化学、化妆品、集团、集中、、机关、机械、积极、基地、计划、记号、记录、建筑、鉴定、讲师、讲坛、讲习、讲演、讲座、教养、教育学、阶级、接吻、节约、结核、解放、紧张、进度、进化、进化论、进展、经费、经济、经济学、经验、精神、景气、警察、剧场、决算、绝对、科目、科学、可决、客观、客体、课程、肯定、空间、会计、扩散、劳动、劳动者、劳作、累减、类型、理论、理念、理事、理想、理性、理智、力学、立场、临床、领海、、领空、领土、论理学、论坛、论战、落选、脉动、漫笔、漫画、漫谈、盲从、媒质、美感、美化、美术、民主、敏感、明确、、命题、母体、母校、目标、目的、内阁、内幕、内勤、内容、内在、能动、能力、、偶然、派遣、判决、陪审、批评、平面、评价、骑士、企业、气体、气质、前线、强制、侵犯、侵略、勤务、、清算、情报、权威、权限、权益、权利、人格、人权、人文主义、人选、日程、商业、社会、社会学、社会主义、社交、社团、身分、失效、时间、时事、时效、、思想、死角、所得税、、探险、探照灯、特长、特务、同情、同计、体操、体育、、唯心论、唯物论、卫生、文化、文库、文明、文学、无产者、舞台、物理、物理学、宪法、相对、想象、象征、消防、消费、消化、宣传、宣战、选举、学府、学会、学历、学士、学位、演出、演说、演习、义务、议决、议会、、艺术、意识、意义、银行、银幕、、元素、园艺、原动力、原理、愿意、原则、运动、运动场、原子、杂志、展览会、战线、哲学、政策、政党、支部、支配、支线、知识、直观、直接、直径、直觉、直流、制约、质量、终点、仲裁、主动、主观、主人公、主食、主体、主义、资本、资本家、资料、自律、自然淘汰、自由、宗教、综合、总动员、总理、总领事、组成、组阁、组合、组织、最惠国、左翼、作品、作物、作者、座谈等等。

  还有,无产阶级、社会主义、共产主义、共产党,等政治名词及诸如无线电、发电机、蓄电池、干电池、电压、电流等科技名词都是日本词汇。

  如此看来,现代汉语词汇真正的“国货”不多。

  日本人能在浩瀚的中国古籍中查询到如此深奥的典故渊源,造出“祖师爷”老家都能接受的丰富词汇,可以看出日本人深厚的汉家儒学功底和汉字造词能力。这对我们国人来说,也有值得深思借鉴之处。有些人患有崇洋媚外症,总觉得自己先人留下的东西落后,今日“批”明日“破”,弄得人们无所适从。到头来,与其到洋人的垃圾堆里捡破烂,还不如到自己的典籍中去挖掘瑰丽宝藏。仅此愚见,未免有管窥蠡测守旧之嫌。(文/宇闻)

编辑:王雅坤

1 comment:

Anonymous said...

mm. cognitively thread